但这名债主告诉现代快报记者
2021-01-12 03:02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向现代快报记者提供材料的几名债主中,以周丽华借出的钱最多。据其回忆,在最近两年的时间里,她陆续借给刘某70多万元,并写有借款合同。但除了拿到一次利息外,70多万元的本金一分没拿到,“一开始感觉还不错,就把给孩子买房子的钱继续投给了他,没想到会是这个结局”。

“政府退下来的官员,又相识多年,谁会想到突然‘跑路’。”说起此事,债主周丽华(化名)等4人不停地唉声叹气,“我们几个都给刘某投了钱,少的10余万元,多的70多万元,除了个别人拿到一两次利息外,借出去的钱大都有去无回。”

在债主提供的一张刘某本人的名片上,现代快报记者看到,刘某挂名这家投资公司总经理头衔。据几名债主介绍,他们大都与刘某相识多年,知道他从政多年,是一名老党员、老干部,平时为人也不错,在机关和外面都结交了不少的朋友。

另一名债主提供的借款合同显示,刘某在2012年9月21日向他借款109000元,借款时限为半年,1.5%的月收益,按半年支付。但这名债主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他连一次利息也没拿到,刘某就失踪了。“他当时找我的,让我投钱在他那里。”这名债主说,刘某很会说话,“谈项目前景、拉拢感情”,还信誓旦旦地承诺,“安全有保证,有利息,钱随时要随时还。”

其实,在刘某失踪前夕,他的电话还是能打通的,不过那时他已不肯露面,只是在电话中对债主表示,“对不起,没钱还。”

这几名债主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50多岁的刘某,曾在乡镇当过书记,县局的局长,后调任丰县县委统战部副部长。前两年,从副部长的位子上退居二线后,刘某正式挂牌成立了一家投资公司,名为“江苏金伯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丰县分公司”,公司的门面规模不算小,成立时场面也很隆重。

但是到去年四五月份,他们就再也联系不上刘某了,“手机关机,下落不明。” 后来,多名债主跑到刘某的投资公司要债,才发现刘某事发前四处借钱,已欠下数笔债务。借给刘某钱的,除了机关同事、教师、医生等,有些还是他的同乡甚至是亲戚。

据介绍,在刘某成立投资公司后,身边也有退休的老干部帮他张罗事,有的债主也认识这些退休的干部,因此大家对刘某的投资公司增添了信任的砝码。

“低调、稳重、值得信赖”,这是一名债主对刘某的印象。他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自己与刘某相识多年,平常见到刘某时,他都是“穿着朴素的衣服,骑着一辆自行车,看不出有官架子”。虽说刘某退了二线,但在大家的眼里,他“亦官亦商”的身份还是让其左右逢源。

“我们不知道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投资失败亏了、资金链断了,还是四处借款时已打定跑路的主意?”几名债主认为,刘某起码应该站出来,跟大家说清楚到底怎么了,而不应这样一走了之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eaa6.cn外围足彩网站/网上足球外围网站/外围买足彩网站哪个好/竞彩外围/外围足彩网站版权所有